當前位置: 法務網 > 法律服務 > 名律在線 >

男方患白血病女方引產胎兒 律師:沒領證不違法

2015-02-07 13:14來源:現代快報瀏覽:手機版

 

贛榆區人民醫院出示的,計生部門開給阿平的引產介紹信

本網訊  去年10月,連云港的孫先生高高興興地給兒子阿成(化名)辦完了婚禮,可是僅僅100天后,孫先生卻接連遭遇了兩次打擊,首先是兒子阿成被確診白血病,其次是“兒媳”阿平(化名)偷偷跑到醫院將腹中7個月大的胎兒做了引產手術。阿平此舉,對于孫先生一家而言猶如雪上加霜,讓他們無法接受,不過,因為阿成和阿平沒領取結婚證,對此,律師認為,阿平那樣做不違法,但應該會受到道德譴責。

現代快報記者王曉宇文/攝

孫先生是連云港市贛榆區青口鎮人,有一個兒子兩個女兒,兒子阿成今年28歲,從事裝修工作。

大約一年前,阿成經人介紹,認識了在醫院做護士的阿平,兩人很快確立了關系。去年10月,孫先生高興地為兒子擺起了婚宴。

今年1月,阿成因為身體不適到醫院體檢,1月27日被確診為白血病,此時離他辦完婚宴才一百天,“雖然突如其來的打擊挺沉重的,但看到阿平已經7個月大的肚子,一家人還是覺得生活很有希望,開始想辦法給阿成進行治療。”孫先生說,為治療兒子的病,考慮家人的骨髓移植可能性。2月2日他帶著阿成和兩個女兒前往蘇州進行配型。第二天晚上回到家后,發現阿平不在家。當晚8點左右,一家人在贛榆區人民醫院婦產科病房找到了阿平。

“她沒跟我們家任何人說,就到醫院把7個月大的胎兒流掉了!”孫先生說,兒子和阿平雖然沒領結婚證,但已經辦過婚禮,阿平要做引產手術應該得有兒子的簽字才可以,但是當晚他們向醫院索要手術簽字確認單時,醫院始終不提供,直到報了兩次警后,院方才拿出了一張阿平父親簽名的同意書以及一張計生部門出具的介紹信。

在贛榆區人民醫院,記者找到了阿平,對為何要做引產手術的提問,她沒回答,她的母親也不愿開口。

孫先生一家對于阿平私自引產的做法非常不滿,同時認為醫院在這件事情的處理上涉嫌違規。為了證明醫院手術前的擔心,阿成的一位堂弟給記者提供了一段錄音,錄音中,給阿平手術的一位周姓醫生稱手術前曾勸過阿平及其家人不要手術,因為對方堅持,她才做的。

記者電話聯系到了周醫生,她表示,給阿平做手術,是嚴格按照規定的,其所有手續全部齊全,要不然醫院包括自己是不會做這個手術的。

2月4日,贛榆區人民醫院就阿平引產手術出具了一份情況說明,說明稱,阿平終止妊娠是自己要求的,她向院方提供了由贛榆城頭鎮計劃站開具的《計劃生育手術介紹信》、本人身份證等。阿平在《住院期間醫患溝通備忘錄》中聲明其“未婚先孕要求引產”,并親筆書寫“要求引產,一切后果自負”字樣,阿平的父親一并簽字確認。醫院給阿平做引產手術,手續齊全,溝通完善,符合國家相關規定和要求。

■律師觀點

未領結婚證男方生育權不受保護

阿成和阿平沒有領取結婚證,但已按照農村的風俗舉辦了婚禮,那么阿平的做法是否對阿成構成侵權呢?對此,江蘇云港律師事務所的陳家港律師明確表示,1994年2月1日國家民政部《婚姻登記條例》實施以后,合法夫妻唯一認定依據就是雙方是否領取結婚證,因阿平和阿成沒有領取結婚證,二人的關系只能叫非法同居,所以阿平私自引產,并不構成對阿成生育權侵害。不過,陳律師也表示,阿平的做法還是給阿成造成了一定的傷害,應該要受到道德上的一些譴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