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法務網 > 法律服務 > 名律在線 >

律師“穿袍上庭”推行遇冷 關注度高案件才會著袍/圖

2015-01-19 12:56來源:新京報瀏覽:手機版

 

“瓊瑤訴于正抄襲”案庭審時,十余位律師中,只有原告的兩位律師著袍出庭。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本網訊  上周五,北京口碑互動營銷策劃有限公司及其三名負責人因涉非法經營罪在朝陽法院受審,4名代理律師均著律師袍出席。此前,在“網絡大謠”秦火火案、王老吉和加多寶糾紛案等案件審理時,代理律師也選擇穿律師袍出庭。不過,與之相比,在絕大多數案件庭審時,律師仍舊只愿著正裝而非律師袍。

2002年,全國律協便已制定相關辦法,規定律師擔任辯護人、代理人參加法庭審理,必須穿著律師出庭服裝。

去年9月,北京律協又出具通知,表示計劃在2014年年底前在北京市第三中級法院、鐵路中級法院、東城區法院和門頭溝法院進行律師著袍出庭試點,并將于2015年在全市各級法院推開這項制度。

但新京報記者梳理發現,通知在推行中并不順暢,在上述試點法院審理的案件中,鮮少見到有代理人著袍出庭。朝陽法院一名法官坦言,法院對律師如何著裝并沒有要求,根據審判經驗,一般在代理關注度高、預計媒體出席率高的庭件時,律師才穿正式的律師袍出庭。

律師關注度高案件出庭會著袍

2014年4月11日,“網絡大謠”秦火火案的庭審現場,其代理律師孫曉洋著一襲黑色律師袍出席庭審,在律師袍前襟,有一條深紅色的領巾。而這已不是她第一次著律師袍出庭,2012年代理南勇受審案時,她也穿了律師袍出庭。

對于這種正式的著裝方式,孫曉洋曾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對于律師出庭的著裝沒有什么硬性的規定,律師自主選擇是否穿律師袍出庭,“一般開庭律師著袍的不多,只有在重大案件公開審理和媒體報道時才穿。”

一直以來,冬天,律師們出庭一般都穿正裝,但顏色、款式不一,有的男律師會穿夾克,女律師著套裝;夏天律師們則以襯衫為主,女性多為連衣裙。

但近年來,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在一些關注度較高、庭審對外直播的案件中,越來越多的律師著律師袍上庭,比如上周五的口碑公司案,去年審理的王老吉和加多寶糾紛案等。

制度有著袍要求但無處罰措施

據了解,早在2002年10月18日,司法部批準了全國律協制定的《律師出庭服裝使用管理辦法》和《律師協會標志使用管理辦法》。辦法提出,為加強律師隊伍的管理,規范律師出庭服裝著裝行為,增強律師執業責任感,規定律師擔任辯護人、代理人參加法庭審理,必須穿著律師出庭服裝。

對此,北京市政協委員、北京市法學會常務理事劉凝說,律協作為行業協會,其制定的要求只是倡議性的,并非強制規定。采訪中,多名律師也表示,盡管律協有此要求,但實際出庭時,穿律師袍的不多。

此后,2011年6月28日,北京市門頭溝區司法局出臺《律師庭審考核辦法》,要求從次日起該區注冊律師出庭統一穿律師袍。不過,律師著袍出庭的仍然極少。

據媒體此前報道,門頭溝區推出律師穿律師袍開庭試點時,曾宣布將律師著裝出庭與律師的業務考核掛鉤。但若不穿律師袍是否有相關處罰措施,門頭溝區司法局律師科科長陳琪表示:“這個沒有。”

        

法院法院對著裝沒要求只建議

2014年初,李某某等人涉嫌強奸案開庭時,因代理律師出庭著裝不規范飽受爭議,北京律協會長張學兵表示,律協正與法院溝通,開展出庭必須著律師袍的試點工作。

同年9月,律協出具“關于2014年度律師出庭服裝、徽章征訂工作的通知”,其中提到,北京市律協與北京市高院確定在全市推廣律師著袍出庭,計劃在2014年年底前在北京市第三中級法院、鐵路中級法院、東城區法院和門頭溝法院進行律師著袍出庭試點,并將于2015年在全市各級法院推開這項制度。通知稱,律師出庭服裝及徽章每套價格400元,其中律師袍每套380元(含領巾)、徽章每套20元。

但新京報記者發現,這條通知在實際推行中并不順暢。在三中院去年底至今開庭審理的案件中,鮮少見到有代理人著袍出庭。2014年12月,“瓊瑤訴于正抄襲”案庭審,控辯雙方十余位律師中,只有原告的兩位律師著袍出庭。東城法院審理的“房祖名容留吸毒案”中,其代理人也只是穿西裝出庭。

“感覺只在一些觀摩庭,有影響力的案件庭審,律師都比較重視,會穿律師袍,大概占八成。”朝陽法院的一名法官坦言,法院對律師如何著裝并沒有要求,根據審判經驗,在代理關注度高、預計媒體出席率高的庭件時,律師一般穿正式的律師袍出庭。

另一位中級法院的工作人員說,為體現嚴肅性,法院也只能是建議律師著袍出庭,規則、考核等則由律協制定。

■ 觀點

“律師著袍很難強制規定”

“(通知)到底是不是硬性規定?我認為規定必須有罰則,否則就不是強制規定,也很難強制規定。”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刑事部主任易勝華介紹,目前還沒有聽說哪個律師因未著袍出庭受到了處罰。

易勝華說,實際操作中,很大部分是因為“不方便”,比如大部分律師是乘坐公共交通出庭,拿著厚厚的案卷、筆記本電腦已經很沉,再背上厚重的律師袍擠公交、地鐵,不現實。其次,400多元的律師袍要自己購買,對于一些小縣城的律師有些貴。此外,天氣原因、沒有更衣室等均是制度難推行的客觀原因。

北京市政協委員、北京市法學會常務理事劉凝認為,律師著袍出庭不應成為強制性規定,而應以提倡為宜。劉凝表示,在市場經濟社會中,律師行業有自律性的管理和運作的方式,絕大多數律師并不希望這種強制性規定出現,“北京一年40多萬起案件,冬天冷夏天熱,都要求律師著袍出庭,肯定會帶來不便。”

不過,采訪中,多名律師表示,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希望能夠穿體現律師鮮明特點的服裝出庭。北京市雙利律師事務所律師劉琳說,在一些由非律師代理的民事案件審理時,通過律師袍便可以將律師和非律師區分開來。比如“瓊瑤訴于正案”中,原告三名代理人,兩名執業律師著袍,即體現出另一位是普通代理人;“口碑互動案”中,辯護人席坐了5人,其中4名著袍者是律師,另一位便裝男子是被告單位的訴訟代表人。

■ 建議

律師袍改為“工裝”更方便

易勝華建議,律協為了統一律師對外形象,促使律師對庭審重視可以理解,希望規定更多從實際出發。“從大部分律師呼吁來看,還是呼吁改革律師袍,使這身制服不僅可以作為出庭服裝,也可作為工作服裝。類似于檢察官制服。或降低律師袍的制作購買成本,允許一些偏遠地區律師可以有便宜的渠道制作律師袍。”

劉凝說,希望法院為律師提供更衣室等,促使越來越多的律師愿意著袍出庭。“法院應該提供方便到什么程度,律協和法院有不同的看法,統一則需要一定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