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法務網 > 法治社會 >

消失的140萬 ——一起房屋買賣糾紛的背后

2019-11-08 10:31來源:正義網瀏覽:手機版
  正義網青島11月7日電(記者匡雪 通訊員劉坤 雁飛)“判決書上的房子是你的不?” 
  “是的。” 
  “你把房子過戶給了劉某對不對?” 
  “對。” 
  “那法院判你騰房子,按合同交付滯納金,你有什么意見呢?” 
  “我雖然和對方辦了過戶手續,但并沒有收到錢,而且我根本沒收到開庭的傳票。” 
  …… 
  在山東省青島市市南區檢察院,一起房屋買賣糾紛案件的原審被告陳某述說著自己的煩惱。 
  2014年初,陳某與劉某簽訂了一份《房地產買賣契約》,約定:劉某購買陳某位于青島市某處房屋,房屋總價款150萬元;陳某要在當年5月底前交付房屋;若不能按期支付購房款或不能按期交付房屋,每逾期一日,由違約一方向對方支付購房款萬分之一的違約金。2014年9月初,劉某以陳某一直未交付房屋為由起訴至法院,法院判決陳某交付房屋并支付違約金。陳某不服,向法院申請再審被駁回。于是,陳某向檢察機關申請監督。 
  檢察官仔細查看判決書,發現劉某在一審中確實提供了自己向陳某轉賬140萬的證據,可是陳某反復強調錢沒到自己手里,只是在自己、劉某和第三人孫某手里轉了一圈。 
  抓住這個問題,檢察官依據陳某的申請調取了三人的銀行個人業務憑證及交易明細。經核對發現,2014年4月15日10點45分,孫某向劉某轉款140萬元,三分鐘后,劉某向陳某轉款140萬元,又過了三分鐘,陳某再次向孫某轉款140萬元。而這短短六分鐘的三筆交易都是同一網點的同一柜員辦理的,這和陳某說的三方轉款相一致。在法庭上,劉某提供的證據正是劉某向陳某轉款的那條業務憑證。由此可以認定劉某截取了三方三筆轉款交易中的一筆來證明自己支付購房款,而實際上陳某并未收到140萬元購房款。 
  期間 ,陳某還說自己壓根沒收到開庭傳票,這又是怎么一回事兒呢?檢察官又開始多方調查,發現法院不但送達了傳票,而且因為更改了開庭時間還先后送了兩張,地址也無誤,只是一張被官某簽收,另一張被徐某簽收,徐某還幫著收了一審的判決書。在卷宗里,檢察官查到陳某寫給官某和徐某的授權委托書,庭審筆錄寫官某是陳的委托代理人,整體看來這二人幫著簽收傳票和判決并沒有大問題。可是陳某說:“授權委托書是我寫的,可是我根本就不認識他們。” 
  這個問題又把檢察官弄糊涂了。經過仔細核對,檢察官發現雖然筆錄中官某是陳某的委托代理人,可是判決書里并沒有提陳某有訴訟代理人,而且官某除了在簽收單上簽了自己的名字,并沒有在法庭上出現。至于徐某的委托授權書上寫著他是名律師,卻沒有律師資格的證明材料,更重要的是徐某也只是簽了兩次字,同樣也沒有出現在法庭上,不足以證明徐某系合法的訴訟代理人。 
  根據查明的事實,該院提請青島市檢察院抗訴,青島市檢察院經審查后,采納了提請抗訴意見,2017年11月23日向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 
  2019年初,法院再審認為:劉某實際并未向陳某支付購房款,通過銀行轉款的140萬元,屬于孫、劉、陳之間發生的“過橋”資金使用方式。劉某在起訴狀中預留的陳某電話,與“委托代理人”徐某的電話一致,足以說明陳某書寫的授權委托書實際被劉某持有,“委托代理人”官某、徐某均系劉某代陳某委托。在原審審理過程中,該二名委托代理人僅領取了開庭傳票和原審判決書,未行使授權委托書記載的“立案、陳述事實、舉證、質證、辯論”等其他代理權限。 
  最終法院認為,陳、劉在特殊情況下簽訂了《房地產買賣契約》,后雙方依此辦理了涉案房屋的過戶手續,房屋買賣過程中,原審被告并未收到原審原告支付的購房款,卻給原審原告出具了收條,劉某與陳某之間并不存在真實的買賣合同關系,訂立房屋買賣合同的行為無效,劉某依據買賣合同要求陳某騰讓房屋、支付占用費及違約金等,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判決:撤銷原審民事判決,駁回劉某的訴訟請求。(責任編輯:劉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