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法務網 > 評論 >

高空拋物被斷電:業主自治還是非法處罰?

2019-11-06 14:03來源:正義網瀏覽:手機版

高空拋物被斷電:業主自治還是非法處罰?
——民法典各分編(草案)述評之六

  近日,河南焦作一男子夜里喝酒,從13樓扔下酒瓶,而物業公司根據業主規約執行斷電30天處罰。該男子妻子報警請民警求情停止斷電。該事件引發較大爭議。有人為物業的做法點贊,而專業人士則提出,物業公司只是給業主提供服務的企業,沒有法律授予其執法權,不能以“業主規約”為名而行法律處罰之實。
  所謂業主規約,物權法稱之為“管理規約”,指業主基于私法自治而形成的規范區分所有建筑物的管理、使用乃至各種關系的自治規則。只要管理規約根據相應的表決程序作出,內容不違反法律或行政法規的強制或禁止規定,不違背公序良俗,均應當認可其效力。《物業管理條例》第17條規定,“管理規約應當對有關物業的使用、維護、管理,業主的共同利益,業主應當履行的義務,違反管理規約應當承擔的責任等事項依法作出約定。”涉案業主規約經90%業主同意,有權就高空拋物等違反規約行為承擔的后果作出規定,只是“斷電30天”的處罰是否因違反法律規定而無效存在爭議。有觀點指出,剝奪用電權實質上剝奪了當事人的基本權利,將給當事人正常生活帶來極大的困難,甚至會影響當事人的生命健康,本質上是一種“變相的肉刑”。我認為,該觀點未免太過于危言聳聽。電力固然是對現代社會家庭正常生活提供了極大便利,但卻難以上升到“基本權利”的高度。按照電力法以及合同法規定,公民基于供電合同才能取得有償使用電力的權利,若用電人存在違法用電、遲延繳納電費等違約行為,供電人依法斷電或者中止供電,是常見的民事責任方式。相較于高空拋物可能帶來的嚴重后果,很難說斷電30天給行為人帶來的不便逾越了法律的底線。
  當然,電水氣熱力等民生資源利用具有一定的公益性,法律賦予居民主張強制締約的權利。《民法典草案·合同編》增加規定,“向社會公眾供電的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不得拒絕用電人合理的訂立合同要求。”但如同所有民事權利一樣,為了公共利益或他人合法權益,該強制締約權并非不能限制。例如針對影響他人乘坐高鐵的“座霸”,鐵路總公司可列入“黑名單”限制其一定期限內購買高鐵票。行為人依法應當承擔刑事責任或行政責任的,不能免除其因違反合同或管理規約而應當承擔的不利后果。民事法律關系以民事主體之間的平等作為原則,民事責任也以補償為常態,但制裁不法行為也是侵權責任法等民事法律的重要功能,具有一定懲罰性的責任方式在民事法律關系中并非不能占據一席之地。
  高空拋物這一社會頑疾已經困擾社會各界十余年,侵權責任法第87條等法律規范方案也爭議不斷。因高空拋物造成嚴重損害的行為人承擔侵權責任甚至是刑事責任,不存在任何法律障礙,但在無法確定具體加害人的情形下,這些機制卻難以發揮社會調整功能。《民法典·侵權責任編(三審稿)》第1030條對高空拋物責任作了重大修訂,通過明確公安機關的調查義務、物業服務企業的安全保障義務等規則“綜合施策”,從根本上解決“頭頂上的安全”問題。同時,建議《民法典·物權編》要進一步完善管理規約的適用規則與法律界限,使得業主自治團體或物業在治理高空拋物等社會問題方面發揮更大的功能。《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提出:“深化基層組織和部門、行業依法治理,支持各類社會主體自我約束、自我管理。發揮市民公約、鄉規民約、行業規章、團體章程等社會規范在社會治理中的積極作用。”因此,一味把治理或制裁高空拋物推給公安機關等國家機關,既不現實也不負責任。涉案業主規約的做法體現了業主團體自治的有益探索和積極效果,應當予以肯定并積極引導,而非以所謂“專業視角”而加以苛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