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法務網 > 法務觀察 >

大數據時代,個人信息如何才能不裸奔

2019-06-26 12:27來源: 法制日報瀏覽:手機版
  導讀:目前,各類移動應用程序(App)在給公眾生活帶來便利的同時,其背后存在的強制授權、過度索權、超范圍收集個人信息等問題,也給用戶個人信息安全帶來極大隱患。近日,上海檢察機關就此向多家互聯網企業發出公益訴訟檢察建議書。如何看待公益訴訟對于規范App違法收集個人信息亂象的意義和價值?App在收集個人信息時又該如何落實“必要原則”?本期“聲音版”邀請相關專家和讀者一道進行探討,敬請關注。
  齊愛民:重慶大學網絡與大數據戰略研究院院長
  許 可: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數字經濟與法律創新研究中心執行主任
  阿拉木斯:網規研究中心主任 中國網絡空間安全協會理事
  周慧虹:銀行職員
  史洪舉:法官
  期待公益訴訟承擔起個人信息保護重任
  大數據時代,企業采集用戶個人信息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基于海量和領域交叉的用戶信息,通過大數據技術對用戶的消費行為進行分析,進而精準匹配投放商業廣告,以達到“一對一”“千人千面”的營銷效果。但在隱私政策缺失或無法真實發揮約束作用的現狀下,通過手機App獲取消費者個人信息使得個人信息泄露風險和相關安全隱患劇增。然而,由于普通消費者和網絡服務提供商之間就個人信息的獲取、利用等存在信息不對稱,加之消費者在維權時經常面臨舉證難困境,這都使得消費者個人主體很難對App違規收集利用個人信息亂象起到遏制作用。
  此前,App違規行為已經引起消費者協會和國家有關部門的重視。2017年12月,江蘇省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就百度違法獲取用戶信息權限及相關問題提起消費民事公益訴訟;2018年11月,中消協發布《100款App個人信息收集與隱私政策測評報告》,揭示出個人信息收集情況不容樂觀;今年年初,中央網信辦等四部門又聯合開展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專項治理行動。在這樣的大背景下,今年6月,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組織開展了App違法收集個人信息問題的專項調查,并向存在相關違法情形的App開發者發出公益訴訟檢察建議書。
  可以說,對消費者個人信息的安全保護,始終面臨著違法成本低與維權成本高的雙重困境。在行政手段之外,針對個人信息保護的根本還在于立法與司法。從立法角度看,諸多手機App開發商、運營者之所以敢于過度收集用戶個人信息,其中部分原因就在于法律不夠健全。目前,我國對公民個人信息權利的保護始終是依附在隱私、網絡安全等領域,尚未形成法定的獨立權利,且大多是概括性、原則性規定,可操作性不強。因此,有必要加快專門立法進程,讓個人信息保護步入法治化軌道。
  從司法實踐角度看,由于手機App過度收集用戶個人信息的受害者比較分散,且個人維權成本較高,舉證艱難,極少出現用戶個人提起訴訟維權的情況。在這種情形下,確定最佳的個人信息保護方式和保護主體顯得尤為重要。在寄希望企業自律和個人主體主動維權難以實現的情況下,為確保消費者個人信息的安全無虞,筆者認為由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或許是目前為止最佳的選項。
  公益訴訟一般指特定的國家機關、組織和個人根據法律法規的授權,對違反法律,侵犯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的行為,向法院提起訴訟,由法院追究違法者的法律責任。作為公權力代表的檢察機關針對App違法收集和利用個人信息的行為提起公益訴訟,是一種公益訴訟領域的全新嘗試,將對維護公共利益中的個人信息權利,規范App行業亂象產生積極影響。
  第一,樹立法律權威,引起互聯網行業高度重視。以公權力介入民商法違法領域,將極大樹立法律的權威,給App行業違法收集個人信息亂象以強大震懾,既體現出國家對于法律的高度執行力,也能讓互聯網行業予以高度重視,從而進一步推動相關企業主動建立和認真對待消費者個人信息中的合規性制度,有效推進個人信息保護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