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法務網 > 媒體前沿 >

又是一起正當防衛案 河北巨鹿反殺案案件更多細節披露

2019-06-24 16:33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瀏覽:手機版
  一段時間以來,像江蘇昆山于海明致劉海龍死亡案、河北淶源女大學生王某某及父母致人死亡案等等,引發了廣泛關注,這些事件都涉及到了正當防衛權。什么是正當防衛,哪些情況下又是防衛過當,司法實踐中又應該如何界定?
  董民剛(化名)家住在河北省邢臺市巨鹿縣的一個村莊,和多數普通村民一樣,董民剛每天忙著侍弄田地,照顧家人,有時打打零工,過著平靜的生活,然而了解他的人卻知道,就在2018年夏天,他遭遇了一次令他終生難忘的事件。
  去年5月20日晚上10多點鐘,像往常一樣,吃過晚飯,9歲的小兒子寫完作業在客廳已經睡著了,董民剛和妻子看了會兒電視,回到臥室準備休息。

又是一起正當防衛案 河北巨鹿反殺案案件更多細節披露

  董民剛告訴記者:“剛進里屋就聽到外面墻頭上面有磚掉落的聲音,‘咚’的一響,后來我老婆說你出去看一下,我出來一看,我就打開院子燈一看,他就從上面跳下來了。他從那邊直接走過來,我就開開門出來了。到了這個門口,他直接上來就給我一拳,說我找死,活夠了,上來就打我。”

又是一起正當防衛案 河北巨鹿反殺案案件更多細節披露

  跳墻進入董民剛家的人刁某某,家住巨鹿縣另一個村莊。董民剛的妻子2016年打工時認識了刁某某,陷入感情糾葛,在那之后,刁某某就不斷到董民剛家里騷擾恐嚇,威逼董民剛與妻子離婚。眼前的刁某某滿嘴酒氣,看到董民剛后就是一頓拳打腳踢,隨后闖入了董民剛和妻子的臥室。

又是一起正當防衛案 河北巨鹿反殺案案件更多細節披露

  董民剛說:“把我打蒙了以后,他直接就去屋里,到客廳以后,因為里屋門鎖住的,上去就踹了一腳,把門都踹壞了。”
  看到刁某某肆無忌憚的舉動,加上孩子還睡在客廳,董民剛趕緊來到臥室進行阻攔,然而,喝了酒的刁某某卻并不罷休,拿出了一個金屬物體,朝董民剛的臉上身上猛扎一氣。
  董民剛說:“直接第一下弄到這兒,我一躲,直接就弄這兒了,滿臉都是血。后來我兒子醒了,他就拿我手機,直接拿著我的手機出去了。他也怕這個人。后來他就接著打我,在里屋還是拿著那個東西不停捅我,我也不知道捅了多少下。”

又是一起正當防衛案 河北巨鹿反殺案案件更多細節披露

  事后查明,金屬物體是刁某某隨身攜帶的汽車及家用鑰匙,車鑰匙金屬部位與塑料柄結合處已經彎曲,上面滿是血跡。雖然無法復原當時的場景,但從至今還留在董民剛面部、耳根的疤痕,不難想象當時的場景。面對刁某某的持續毆打和攻擊,董民剛最終選擇了反抗。
  董民剛順手拿起了一把家用剪刀。一番廝打之后,刁某某倒在了董民剛家的客廳里。隨后,董民剛主動要求妻子先打了120急救電話,又打了110電話報警,自己留在原地。公安及醫護人員很快趕到了現場。公安部門的偵查及尸檢顯示,刁某某死于當晚的打斗。
  2018年8月4日,案件由巨鹿縣公安局偵查終結,邢臺市公安局審查后,以董民剛涉嫌故意殺人罪,向邢臺市人民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巨鹿縣刑警大隊偵查員孫順貞表示,得出這樣一個結論,依據就是嫌疑人本人的供述,以及死者當場死亡。

又是一起正當防衛案 河北巨鹿反殺案案件更多細節披露

  案件移送到邢臺市人民檢察院后,檢察官溫可紅具體承辦。溫可紅在審查案卷后注意到,刁某某深夜跳墻進入他人住宅,蓄意挑釁毆打他人,董民剛被迫進行反抗,其行為具有防衛性質。2018年9月19日,邢臺市人民檢察院將案件退回公安機關,要求補充偵查。
  公安部門補充偵查顯示,刁某某當時處于醉酒狀態,血液中酒精含量高達每百毫升204毫克,并對董民剛進行了持續的毆打辱罵。

又是一起正當防衛案 河北巨鹿反殺案案件更多細節披露

  巨鹿縣刑警大隊偵查員張萬廣說:“根據我們法制溝通,一致認為,有防衛情節在里面,但明顯超過必要限度,認為屬于故意殺人,但是屬于防衛過當。”

又是一起正當防衛案 河北巨鹿反殺案案件更多細節披露

  就在檢察機關對補充偵查案卷審閱期間,一封群眾來信寄到了邢臺市檢察院,這封信來自于董民剛所在村,提出董民剛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隨信附有970多名村民簽名。邢臺市檢察院檢察長邢偉看到這封信后,結合之前的閱卷工作,進一步明確了檢察方向。
  2018年12月4日,邢臺市檢察院第二次將案卷退回公安機關,要求補充偵查,公安機關第二次補查后,認為董民剛的行為明顯超過必要限度,屬于防衛過當,以故意殺人罪移送邢臺市人民檢察院。邢臺市人民檢察院經研究后,決定啟動自行偵查。通過入戶走訪,實地勘查,更多的事實浮出了水面。

又是一起正當防衛案 河北巨鹿反殺案案件更多細節披露

  調查顯示,刁某某是個小包工頭,曾因傷害罪獲刑,在結識董民剛的妻子后,為達到長期霸占的目的,多次出入董民剛家中,對董民剛侮辱打罵。2018年5月20日晚上,醉酒狀態的刁某某使用車鑰匙對董民剛頭部、面部狂戳猛扎后,逼迫滿臉鮮血的董民剛下跪,馬上寫離婚協議。
  董民剛告訴記者:“后來我就在屋里給他跪下,跪下之后他還是沒完沒了,還是繼續打我,說你離婚不離婚?我說離。他說什么時候?我說明天,那晚上了,最早也是明天。后來他說不行,你得寫一個協議。我就拿了筆,拿了張紙就開始寫,那時候特別害怕,特別抖,完了筆掉地上了,他就又過來,又打我,他說故意的,你不想寫,上來就打我。”
  根據刑法規定,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正當防衛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那董民剛最終拿起家用剪刀反抗并刺死刁某某的行為,屬于什么性質呢?董民剛說,事情發生后,他一度非常絕望。
  董民剛在看守所中度日如年,備受煎熬的時候,檢察機關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又是一起正當防衛案 河北巨鹿反殺案案件更多細節披露

  對檢察機關來說,如果按照傳統辦案思維,可以按程序將案件提起公訴到審判機關,由審判機關最終確定案件性質。然而,本著對法律、對事實、對當事人高度負責的精神,邢臺市檢察院調集精干力量,多次到巨鹿縣聽取公安、檢察院意見,分析研判。就在公安部門第二次補充偵查期間,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了包括江蘇昆山正當防衛案在內的系列指導案例。參照案例,結合本案實際,邢臺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審查,認定董民剛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2019年2月15日,對董民剛作出不起訴決定。
  邢臺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官溫可紅表示:“正當防衛是否超過必要限度,應當以防衛人當時所處的環境下去判斷,而不是在行為后,我們理性地坐在這里做出一個判斷。本案的證據足以表明董民剛對刁某某的懼怕程度。所以在案發當晚,董民剛在遭受了不法侵害之后,他不敢實施防衛行為。在其想逃出屋門未果被拽回來繼續挨打的情況下,他才隨手拿起剪刀實施防衛行為。在這種情況下,刁某某的不法侵害行為持續進行,那么防衛行為也不會停止。”

又是一起正當防衛案 河北巨鹿反殺案案件更多細節披露

  2019年2月18日,邢臺市人民檢察院公開宣布對董民剛的不起訴決定。
  2019年5月21日,河北省人民檢察院對刁某某家人提出的申訴作出復查決定,維持邢臺市人民檢察院的不起訴決定。歷經一年風雨,董民剛一案落下了帷幕。
  正當防衛不是“以暴制暴”,而是“以正對不正”,鼓勵人民群眾同違法犯罪行為作斗爭,有效維護合法權益。客觀地說,受執法理念、環境影響,在實踐中正當防衛權實質弱化,或者認定過于苛刻,或者出于平衡考慮做出裁判,立法初衷未得到充分體現。如何保護“正義不向非正義低頭”,董民剛一案給出了答案,檢察機關的敢于擔當、忠誠履職,讓正義沒有遲到,讓事實回歸了真相。正如2018年12月,最高檢印發正當防衛指導性案例時所指出的,明確正當防衛的界限標準,目的就是在于懲惡揚善,弘揚正氣,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責任編輯:劉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