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法務網 > 法務觀察 >

誰來為頭頂安全撐起防護網

2019-06-24 15:32來源:法制日報瀏覽:手機版
  多地高空拋墜物致人傷亡事件頻發
  誰來為頭頂安全撐起防護網
  ● 侵權責任法第87條規定,從建筑物中拋擲物品或者從建筑物上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除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給予補償
  ● 高空拋物能否納入“危害公共安全罪”范疇,需多方考量。首先,地點是否屬于密集的人群聚集場所或是明顯的公共場合;其次,到底是故意還是過失的意外事件。雖然發生傷亡,但因不能預料的事情導致,則屬于刑法所稱的意外事件。意外事件無需承擔刑事責任,但若為主觀故意,便構成故意犯罪
  ● 杜絕高空拋物,首先應規范侵權人行為,尤其是高層住戶。小區物業管委會在簽訂物業協議時,要將高空拋物等行為寫入協議,說明此行為帶來的危害性,利用文明公約的方式從根源上做好保障
  6月19日下午,江蘇省南京市鼓樓區東寶路附近發生一起高空拋物傷人事件,一名女童被砸中,當即倒地失去意識。
  同日,江蘇省江陰市一名10歲男童在上學途中路過一建筑工地時,被墜落的鋼管砸中頭部,后被緊急送醫。6月20日,江陰市中醫院宣傳科工作人員證實此事,稱受傷男童目前已脫離生命危險。
  無獨有偶。6月13日,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某小區一整塊玻璃窗從天而降,砸中一名5歲男童,這名男童于事發3天后搶救無效去世;6月5日,江蘇省昆山市首個安全示范區新江南社區內,一名4歲男童被一塊200斤的鋼化玻璃砸中身亡。
  高空拋物被稱為“懸在城市上空的痛”。這個威脅“頭頂安全”的社會問題,如今再次引起社會公眾熱議,尤其是在侵權行為人的民刑責任承擔方面。杜絕高空拋物,確保居民安全,是城市安全文明的底線。
  高空拋物砸人頻發
  誰來擔責具體分析
  6月19日下午5點40分,南京市鼓樓區東寶路8號時代天地廣場北側路面,一名女童被樓上高空拋物砸中。次日凌晨1時55分,南京市公安局鼓樓分局發布通報稱,這名女童系被樓上一名8歲男童高空拋物砸中,女童隨即被送往醫院救治,目前生命體征平穩,暫無生病危險。
  《法制日報》記者從鼓樓警方獲悉,案件發生后,警方即投入大量警力進行調查,并于當日查實案件事實情況。“事發后,雙方家長均比較理智,將全部精力聚焦到女童救治上,警方也將依法依規進行后續處理。”鼓樓公安分局相關工作人員說。
  現場照片顯示,當日事發現場地面血跡斑斑,距離事發地數米遠的地方,有一個露天垃圾池。附近小區居民稱,此前也有人圖方便,直接往樓下扔垃圾。
  值得注意的是,6月20日凌晨1時51分,南京市兒童醫院也發布通報稱,其河西院區搶救室接收一名被高空墜物砸傷的患兒,經數小時緊急救治和急診手術,截至6月20日凌晨1時,患兒各項生命體征平穩,后續還需重癥監護和對癥治療。
  近年來,城市高空拋物、高空墜物事件屢屢發生。
  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朱巍對記者分析,如果是樓上有人往下扔東西,屬于拋擲物。砸到人后,按照侵權責任法第87條規定處理。
  根據侵權責任法第十一章“物件損害責任”中第87條規定,從建筑物中拋擲物品或者從建筑物上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除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給予補償。
  “深圳玻璃窗墜落砸中5歲男童事件屬于玻璃掉了砸到人,可能是有人往下扔,但這種可能性不大。主要還是維修存在問題,這屬于建筑物脫落致損事件。建筑物及建筑物擱置物掉下后,給下面的人造成傷害,這種情況有兩個責任主體。一是建筑物區分的所有權人,如哪塊玻璃是誰家的;二是公共領域,如走廊管理人是物業,如果物業說與自己無關,而是建筑本身問題,那么責任人可能涉及開發商。”朱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