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法務網 > 法學教育 >

中紀委機關報:安全第一條,黨員干部應與醉駕絕緣

2019-02-23 11:42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瀏覽:手機版
  讓公職醉貓無處遁形

中紀委機關報:安全第一條,黨員干部應與醉駕絕緣

林菲 繪

  “醉貓”,粵語俚語,形容酒醉后步履漂浮的人,現今也用于指代酒駕醉駕的人。春節前夕,北京市公安機關就逮著了一只大“醉貓”,據北京市紀委監委通報,2019年1月10日晚,首創集團原副總經理謝德春醉酒后駕駛公務用車,被公安機關查獲,被東城區人民法院判處拘役一個月,謝德春受到開除公職處分。
  小行為大代價,酒駕醉駕是對他人生命的藐視,對公共安全的挑釁,對紀法尊嚴的踐踏。諄諄教誨在耳,前車之鑒在前,為何仍有黨員干部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變身“醉貓”?
  給公職醉貓畫個像
  與一般酒駕醉駕相比,公職“醉貓”既有“抓不到我”的僥幸心理,也有“不會抓我”的特權思想。
  “就50米…僥幸心理啊!”山東濟南一公職人員高某酒駕被查后嚎啕大哭。據報道,當晚高某與朋友聚會,喝得最少,主動提出把其他朋友送回家。
  有交警部門曾描繪酒駕人員的5大心理,一是離家近,“挪一挪就到了”;二是晚出行,“這么晚沒人查”;三是多繞行,“走背街小巷”;四是看天氣,“交警也怕冷”;五是“自己會小心駕駛的”。
  在個別人看來,酒駕醉駕不可怕,被抓才可怕。一次僥幸的“勝利”,比十次失敗更可怕,個別人僥幸躲過檢查,便盲目自大起來。于是,酒駕醉駕成為與交警“躲貓貓”的游戲。
  “自己人不會查自己人”,公職人員的僥幸心理多了層特權色彩。公車酒駕醉駕具有典型性,因為個別人錯誤地把權力當做護身符,自認為坐上“公坐騎”,就能暢通無阻。2016年5月26日,昆明煤氣(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原黨委委員、副董事長莫紹波私駕公車赴宴,醉酒后駕車回家被交警查獲。昆明市委給予莫紹波留黨察看兩年處分,免職處理。
  個別人也不怕交警,大秀權力“肌肉”,企圖以權壓法。2018年6月8日,廣東省紀委監委網站通報了湛江市公路管理局黨委委員、副局長姚瀚南嚴重違紀違法問題,姚瀚南受黨紀處分期間,酒后駕駛車輛,毆打并阻礙公安干警執行公務。最終,姚瀚南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并因犯危險駕駛罪、妨害公務罪被人民法院判處刑罰。
  “你是黨員嗎?”“不是。”“你是國家工作人員嗎?”“不是。”2016年1月26日晚,當面對執法者的詢問時,湖北省襄陽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財務核算科科長彭旭東卻謊稱自己并非黨員,也不是公職人員。像彭旭東這般不老實,極力隱瞞職務的,“平安無事”也只能成為幻想。最終,彭旭東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醉貓緣何出現?
  問題出在哪里?
  不久前,水利部一場直屬系統警示教育大會似乎揭曉了答案。大會上通報了海河水利委員會下屬引灤工程管理局發生的一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2018年元旦假期結束后上班第1天,該局12名干部工作日聚餐飲酒,酒后駕駛,發生事故后與交警沖突,還動用公車在事故現場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