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法務網 > 新聞中心 >

為何四次“矛頭”對準收容教育? 全國政協委員回應

2018-12-26 14:48來源:北京青年報瀏覽:手機版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報告備案審查工作情況
  收容教育制度有望被廢止

  在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上,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沈春耀作報告稱,“通過調研論證,各有關方面對廢止收容教育制度已經形成共識, 啟動廢止工作的時機已經成熟。為了深入貫徹全面依法治國精神,我們建議有關方面適時提出相關議案,廢止收容教育制度。”
  “我們建議有關方面適時提出相關議案,廢止收容教育制度。”在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上,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沈春耀作了一個報告。這是法工委關于2018年備案審查工作情況的報告。
  法工委方面認為,近年來,收容教育措施的運用逐年減少,收容教育人數明顯下降,有些地方已經停止執行。“通過調研論證,各有關方面對廢止收容教育制度已經形成共識, 啟動廢止工作的時機已經成熟。” 沈春耀稱。
  根據憲法和立法法、監督法規定,國務院制定的行政法規、地方人大及其常委會制定的地方性法規,以及“兩高”制定的司法解釋,應當報送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報送備案的法規、司法解釋進行審查,對與憲法法律相抵觸的法規、司法解釋有權予以撤銷、糾正。
  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對法規、司法解釋的審查建議,是立法法、監督法賦予公民的一項重要權利,也是人民群眾對法規、司法解釋制定工作進行監督的一個重要渠道。
  2014年,演員黃海波曾因嫖娼被收容教育半年,引發社會關注。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期間,有政協委員提出提案,建議對收容教育制度進行合憲性審查。這次作報告時,沈春耀就提到了收容教育制度,“我們建議有關方面適時提出相關議案,廢止收容教育制度”。
  收容教育制度的主要法律依據是1991年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一次會議通過的《關于嚴禁賣淫嫖娼的決定》。該《決定》第四條第二款規定: “對賣淫、嫖娼的,可以由公安機關會同有關部門強制集中進行法律、道德教育和生產勞動,使之改掉惡習。期限為六個月至二年。具體辦法由國務院規定。”
  國務院據此制定了《賣淫嫖娼人員收容教育辦法》。制定該《決定》主要是為了補充修改當時的刑法和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的有關規定,制定程序和內容均符合憲法規定。“后來的情況是,《決定》規定的刑事方面內容,在1997年修改刑法時已經被吸收到刑法之中;可《決定》規定的收容教育制度作為行政措施繼續有效,并一直延續至今。”沈春耀說。
  沈春耀透露,今年,法工委方面曾會同有關部門開展了聯合調研,了解收容教育制度實施情況,召開座談會聽取相關單位和部分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及專家學者的意見, 并書面征求了有關單位的意見。
  總的看,收容教育制度實施多年來,在維護社會治安秩序、教育挽救賣淫嫖娼人員、遏制不良社會風氣蔓延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但是,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和民主法治建設的深入推進,特別是2013年廢止勞動教養制度后,情況發生了很大變化。
  近年來,收容教育措施的運用逐年減少,收容教育人數明顯下降,有些地方已經停止執行。沈春耀表示,“通過調研論證,各有關方面對廢止收容教育制度已經形成共識, 啟動廢止工作的時機已經成熟。為了深入貫徹全面依法治國精神,我們建議有關方面適時提出相關議案,廢止收容教育制度。”
  專訪
  收容教育和收容遣送、勞動教養三項制度中,后兩項已成為歷史名詞,而收容教育制度也開始松動,國家層面對此有了明確回應。全國政協委員、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朱征夫此前曾三度呼吁廢除收容教育,今年他又提出對收容教育制度進行合憲性審查,北京青年報記者昨日就此對其進行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