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法務網 > 新聞中心 >

全國政協委員王興東建議:國歌法應體現作者署名權

2017-08-28 13:33來源:正義網瀏覽:手機版

  作詞田漢,作曲聶耳,此歌原自1935年上海電通出品的電影《風云兒女》插曲,是中國電影人對國家的貢獻。歷經82年的風云驗證,全國各族人民認同了這首代表國家意志和民族精神的歌曲。國歌法草案已提請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8次會議初審。

  草案第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是《義勇軍進行曲》。”卻沒有標明兩位作者的署名。立法應遵循憲法原則,憲法第33條規定“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著作權屬于人權,《義勇軍進行曲》作為國歌,立法維護其尊嚴,同時國家應尊重和保障作者的權利。建議在第二條,將詞曲作者名字正式寫在法律條文里,并不局限在附件歌曲中,立法要用法條保障作者署名權和作品完整權,不許違法性歪曲和篡改。依據我國著作權法,被國家采用的文藝作品屬于合理使用,不用許可和支付報酬。但是,法律規定應當指明作者姓名,不得侵犯著作權人其他權利。

  兩位作者是用生命和鮮血的代價在非常的抗戰時期,高擎民族精神的火炬,吹響救亡圖存的號角,用滿腔熱血創作了這首《義勇軍進行曲》,編劇田漢未全部完成電影劇本,就被國民黨反動派抓入監獄,為電影僅寫下一段歌詞。聶耳是出境躲避國民黨特務的追捕,在日本為歌詞譜寫了曲譜,寄回國內,不久在日本神奈川縣藤澤市鵠沼海濱游泳溺水身亡,年僅23歲。田漢參加第一屆人民政協會議,參與了國歌和國旗的確定。但是,在文化大革命中,田漢被打成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活活斗死,尸殮都不是真實姓名,骨灰沒有存留……

  我至今難忘2003年清明節,中華文化名人園創辦人中華文學基金會負責人張鍥先生邀我夫婦去八達嶺參加田漢雕像遺物安放儀式,田漢之子田申參加為父親雕像祭掃。79歲的田申是第一次來這里瞻仰父親雕像,因為田漢的骨灰沒有留下,田申只拿來一條父親生前用過的毛巾包裹一冊劇本,裝入骨灰盒存放于田漢雕像下。算上兩個司機,我和王浙濱,僅6個人,在張鍥先生鄭重地主持下,舉行了田漢遺物安放儀式。

  田漢雕像的正面刻著《義勇軍進行曲》的歌詞,張鍥先生感慨地對我說,一個國家國歌的作者在文革中被無辜地活活斗死,連骨灰都找不到,這是一個國家的悲劇呀!國歌是國家的國魂,把田漢先生的形象雕塑在這里,就是讓人們永遠懷念他。

  1978年3月,第五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通過了新的國歌歌詞,作者署名“集體填詞”。1982年五屆人大第五次會議決定,恢復《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撤銷1978年3月5日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的決定。2004年,我參加第十屆全國政協會議討論憲法修正案,其中修正案第31條就是增加:“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是《義勇軍進行曲》”,第32條修正案增加了:“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作為電影編劇,我心想,田漢先生若是趕上這樣的法治時代,絕不會因為寫劇本而被誣陷致死,國歌作者之命運不會如此悲慘,也正是無數個田漢式公民用鮮血筑就了“尊重和保障人權”的法條,永遠寫入憲法。

  除將作者署名權體現在第二條外,我還建議簡明扼要地說明《義勇軍進行曲》選定國歌的理由。這首歌是中國人民反對侵略爭取民族獨立的精神武器,傳播于世,成為世界反法西斯的戰歌。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作為代國歌,歷經歲月的檢驗,真實地體現了各族人民和國家的意志。加入簡短的說明,增強國歌的權威性和神圣感,特別是初唱國歌的孩子們,理解國歌才能唱好國歌,并號召學習兩位作者的愛國主義精神,為民族復興而創新奮斗。(責任編輯:韓佳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