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法務網 > 法學教育 >

丁書苗當庭認罪 稱想通過慈善讓自己免于刑責

2013-10-16 10:55來源:北京晨報瀏覽:手機版
 

  本網訊   昨天,丁書苗被控行賄和非法經營兩項罪名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審。這個曾經的風云人物,有著高鐵一姐之稱的女商人,步履蹣跚,表情痛苦。因頭部兩次做開顱手術而怕冷,她經法庭允許后戴帽受審。對于指控,丁書苗表示認罪。據指控,丁書苗曾為劉志軍買官和撈人行賄4900萬余元。對此,她解釋說,凡是劉志軍安排的事,她花多少錢都不吝嗇。

    庭審時頭疼被特許戴帽子

    昨天上午8時40分,押解丁書苗的警車到達法院,警車后面還有一輛999急救車。因丁書苗患有高血壓和心臟病,法院為預防突發疾病做出準備。昨天,丁書苗的親屬因大多都在本案中做過證,根據法律規定而未能旁聽,她公司的3名員工到庭。

    上午10點,丁書苗被法警帶上法庭。她上身著粉色套頭運動衫,下身是黑色運動褲,長及腰部的花白長發在頭頂梳起一個小辮。丁書苗行走時皺著眉頭,表情顯得比較痛苦,步伐緩慢。站到被告席上,她一直顫顫巍巍的,由法警攙著她的手臂。在公訴人宣讀起訴書時,丁書苗突然一個趔趄,被法警扶住。法官見狀示意她坐下,并稱如有不適,可以舉手。

    庭審進行到20分鐘時,丁書苗舉手表示頭疼要戴帽子,得到法官準許。上午11時10分,丁書苗再次表示頭疼不舒服,又喝了些水。15分鐘后,丁書苗表示不適,在法庭許可下,999的醫護人員為她提供了止疼藥。下午的庭審中,她血壓突然升高,醫務人員進行救治,審判長宣布暫時休庭。

    對于檢方的指控,丁書苗點頭表示屬實。她操著一口濃重的山西口音,因身體原因,說話不多,也未做什么辯解。由于丁書苗認可之前的供述都屬實,公訴人宣讀了其部分口供。其辯護律師認為,行賄劉志軍不構成犯罪,即便構成犯罪,也是未遂。而給予范增玉的錢款則不構成行賄。對于非法經營罪的指控,律師認為應屬于串通投標罪。對此,控辯雙方進行了激烈的辯論。最后陳述時,丁書苗再次重申認罪,但希望法官給她公正判決,給予其輕判。

    想通過慈善把“大事化小”

    在標稱“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主管”的“中國扶貧開發協會”網站上,至今還有一篇關于“愛心人物”丁書苗的介紹:“她以厚德興企,以博愛利民,從聚財到散財,體現的正是‘修身、興企、報國、富天下’的當代企業家精神。”

    曾任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外資項目管理中心主任的范增玉(另案處理)是丁書苗案中的關鍵人物之一。公訴機關指控稱,為達到樹立正面形象以逃避有關部門查處的目的,丁書苗經與范增玉商議,由丁書苗向該中心進行捐款,由范增玉利用職務之便為其安排在有關表彰會上發言、在有關刊物上刊登慈善事跡等。為此,丁書苗先后38次給予范增玉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4000余萬元。

    丁書苗在庭審中回憶,自己是2008年6月左右認識范增玉的。“認識以后就捐了一筆款。2009年到2010年間還陸續捐款。”丁書苗稱,她交給范增玉的都是“扶貧款”,都是范增玉主動向她索要的。

    已經被另案處理的范增玉則給出了另一種說法:“我認識丁書苗不久,丁就給我送錢,急于擴大自己和企業的知名度,后來我聽到風言風語,但我已經幫她安排過一些活動。丁被限制出境以后,她給我打電話讓我問問。我逐漸認識到丁是被有關部門調查,丁急于擴大知名度,想借此認識國家領導人。丁被監控后更加希望通過我提高知名度,以逃避司法。”

    而此前丁書苗在偵查階段也有類似供述。丁表示,2010年3月,去瑞士看女兒發現自己已經被限制出境。“我與范增玉商量,讓我在更多的活動中曝光,獲得領導肯定,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我想通過慈善提高社會影響力,讓國家領導知道,讓我自己免于刑事責任。”丁書苗在偵查階段的一段供述暴露了她的“慈善”的真實目的。公訴人在庭審中表示,丁書苗在2009年發現自己被調查后的捐款達3億多元,是她所有慈善捐款的大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