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法務網 > 案件判例 >

現行律師法的立法檢討

2013-07-29 14:54來源:瀏覽:手機版

  劉武俊

  現行律師法實施已十多年,的確存在諸多不合時宜的立法缺憾,重新修訂一部科學、完善、結構合理、語言嚴謹的律師法勢在必行。基于本人的立法學專業背景,筆者想側重從立法技術上檢討律師法的立法得失,探討律師法的修改方略,發表自己的“一家之言”,以期為律師法的修改完善拓開一脈新思路。

  筆者認為,現行律師法的修改應本著“調整立法思路、完善立法結構、錘煉立法語言”的思路。

  立法結構不盡合理是現行律師法的明顯缺憾之一,這種不合理的立法結構折射出律師法立法理念上的局限性,因此有必要對現行律師法的結構動“大手術”。現行律師法的結構共由八章組成,筆者認為,除總則、法律責任和附則外,其他各章均應酌情調整。現行律師法將“執業律師的業務和權利、義務”相提并論顯然欠妥,執業律師的權利和義務應當是律師法最為核心的內容,鑒于律師法本質上是維護律師合法權益的“憲章”式母法,建議提升和凸顯“執業律師的權利和義務”在法律文本中的地位,同時可考慮將“執業律師的權利”和“執業律師的義務”分別單列,以使立法結構的主題脈絡更加清晰。另外,新出臺的《法律援助條例》已對法律援助問題作了專門規定,法律援助已經成為一項有法可依的專門性法律制度,因此不宜也沒有必要再在律師法中對法律援助作專章規定。建議刪除第六章“法律援助”,相應增加“公職律師”一章,有關律師法律援助的內容可以納入“公職律師”一章。

  簡而言之,建議律師法的結構調整為:第一章“總則”,第二章“律師執業的資格和條件”,第三章“執業律師的權利”,第四章“執業律師的義務”,第五章“執業律師的業務范圍”,第六章“律師事務所”,第七章“律師協會”,第八章“公職律師”,第九章“法律責任”,第十章“附則”。

  在具體的法律條文修改方面,筆者提出以下具體的法律條文修改意見:

  一、第一條有關立法目的的表述應當更加嚴謹、準確和規范,建議將“規范律師的行為”改為“規范律師的執業行為”,因為律師的非執業行為顯然不屬于律師法的調整范圍,律師法不可能也沒有必要如此“大包大攬”。

  二、第三條第四款“律師依法執業受法律保護”,此句語言不通順,存在語法瑕疵,建議修改為“律師的執業權利受法律保護”,或者修改為“律師應當依法執業,其執業行為受法律保護”。

  三、第七條有關經考核特別批準授予律師資格的規定顯失公正,應當予以刪除。既然國家規定了統一的司法考試制度,律師資格的取得必須通過統一司法考試,在律師資格的準入上應當一視同仁,從事法律教學研究的專家學者也不應例外,不能享有免考的特權,任何人要取得律師資格都應當一律要求通過統一司法考試。在這點上,律師法的修改應當彰顯國家統一司法考試的權威性,彰顯立法的公正性。

  四、第八條第三款有關申領律師執業證書的條件“品行良好”,宜修改為“品行端正”,“端正”一詞更加準確,更具有法言法語的特點。在律師法這樣的重要法律中,應當盡量避免使用“良好”之類泛道德化的詞語。

  五、鑒于律師事務所的組織形式已呈多元化的發展態勢,個人律師事務所已經在國內出現并且呈現良好的發展前景,建議“律師事務所”一章增加有關個人律師事務所的內容,規定律師可以設立個人律師事務所,以其個人資產承擔相應責任。

  六、有關律師事務所的內部管理的第二十二條,不宜由律師法作規定,建議予以刪除。律師事務所的建章立制屬于其內部的管理工作,律師法沒有必要作具體規定,有關律師事務所的建章立制等規范化管理,可由律師協會發布相應的規范性文件。

  七、建議將第二十六條中的“聘請人”改為“聘請方”,因為聘請律師擔任法律顧問的主要是企業和政府機關,用“人”的稱謂欠妥。

  總而言之,筆者希望通過立法思路的調整、立法結構的完善、立法語言的錘煉,修訂出一部更加科學、更加嚴謹、更加富有立法張力的律師法。